本院教师近期著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院教师近期著作 > 正文

马克锋:《国学与现代学术》

发布者:历史学院 发布时间:2010-11-01 21:25:00 阅读量:



作者:黄朴民、梁涛、马克锋、纪宝成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丛书名: 近现代国学资料丛书
出版日期:第1版 (2010年11月1日)
ISBN: 9787549500024

 

     本选集主要围绕国学的定义、国学的内在结构与逻辑、国学与西学的关系、时人对国学的批评等几个方面搜集资料。按照国学通论、国学研究、国学教学、国学与西学、国学批评、国学新体系六个方面,编辑成这个文章选编。

    这本文选,大体能够反映国学与中国近代学术的概况,对研究近代国学会有裨益和借鉴。

    本书主要选择编辑了自清末以来学界围绕国学定义、国学体系、国学教学、国学研究以及国学批评等方面的名家论述,反映了国学讨论一百年来的总体情况。本书出版,对深化当前的国学研究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也有助普通读者了解近代国学。

目录
总序
国学与现代学术序

第一编 国学通论
国粹论
论中国并不保存国粹
《国学丛刊》序
《国学概论》自序
国学之本体
国学之派别——经学之派别
国学之派别——哲学之派别
国学之派别——文学之派别
国学之进步
《泰和会语》引端
论治国学先须辨明四点
横渠四句教
楷定国学名义
论六艺该摄一切学术
论六艺统摄于一心
举六艺明统类是始条理之事
群经大义总说
国学定义
国学范围及其分类
《国学概论》弁言
《国学概论》导言
今日之国学论
国学通论
国学历代变异的问题
中国学术思想之过去及今后

第二编 国学研究
治国学之方法.
《国学季刊》发刊宣言
通治群经必读诸书举要
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
治国学之基本方法
国学之意义及治国学方法之评判
中国古代学者治学的方法
拟编中国旧籍索引例议
评今之治国学者
《国学概论》小识
吾人研究国学之原因
国学研究方法
研究所国学门第四次恳亲会纪事
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馆开幕演词
研究国学应该首先知道的事
吾国学术之现状及清华之职责

第三编 国学教学
治国学杂话
治国学的两条大路
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
最低限度之必读书目
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
评胡适之的“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学书目”
评胡梁二先生所拟国学书目
国学用书撰要叙例
中学国学用书叙目
无锡国学专修馆学规
《国学专修学校十五周年纪念刊》序
无锡国专校友会春季大会训辞
《工业专门学校国文成绩录》序
《工业专门学校国文成绩录二编》序
《工业专门学校杂志》序
本系的检讨与展望
认识与实践
书院和国学专修科之类

第四编 国学与西学
经术大同说
《国学丛刊》序
国学讲习会序
论西来学术亦统于六艺
罗素与国粹
国粹与欧化
经学与科学
今人对于国学之态度
中国近来学术思想界的变迁观
十年来之国学商兑
评近人之文化研究
论今日吾国学术界之需要
民国十二年国学之趋势

第五编 国学批评
且慢谈所谓“国学”
论所谓“国学”
所谓“国学”
国粹与国学
国学
精神生活东方文化
国学
学术与国粹
国学不宜于公众讲演的一证
国学不宜于公众讲演
国学运动的我见
中国学术思想界之基本误谬
箴洋八股化之理学
抗战与中国文化检讨

第六编 国学新体系
《国故学讨论集》新序
重新估定国故学之价值
国故学之意义与价值
春雷初动中之国故学(上)
春雷初动中之国故学(下)
研究国故的方法
再谈谈整理国故
国故和科学的精神
驳《新潮》《国故和科学的精神》篇
《驳(新潮)(国故和科学的精神)篇》订误
毛子水《国故和科学的精神》识语
国故研究者
我们对于国故应取的态度
新文学之建设与国故之新研究
整理国故的评价

序言

    本世纪初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的成立所引发的“国学热”,既是一场民族文化的复兴运动,也是对现行教育体制的改革和完善,国学既是“国魂之学”也是“学科之学”。
 
    对于何为国学,学术界有不同看法,归纳起来大致有三,一是认为国学是我国固有之学术。这主要是就国学的内容而言,认为国学的研究对象主要是传统的经、史、子、集四部之学,这是最常见的看法。二是认为国学并不完全等于传统学术,而是近代学者受西学的刺激,借鉴西方的研究方法,对传统学术的研究、整理,它强调的是世界眼光、现代意识。三是认为国学是“国魂之学”,是一个国家文化认同和政治认同的基础,强调的是国学的价值和意义,它与古代“欲亡其国,先亡其史”的说法在思想上是一脉相承的。在我们看来,这三种理解都有一定的合理性,是可以相互补充的。国学研究总是要以以往的历史为对象,离开了传统学术,国学研究就成了“无米之炊”,国学也就不成其为学了。但我们今天研究国学,不是对传统国学的简单回归与重复,而是以现代的理念为指导,充满明确的创新意识和与时俱进的当代精神,坚持以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对中国传统思想与学术的一种“重构”。从知识上来说,今天的国学应该是更有体系、更有条理,更符合现代学科的要求。同时它又是“国魂”之学,应承担起民族文化重建的使命。

文摘

    我今天到《读书杂志》的编辑部去,看见新寄来的三篇文章:两篇是胡堇人和刘掞藜二君驳顾颉刚君论古史的;一篇是顾君答刘、胡两君的信。他们辨驳的.问题,我暂时不加入讨论,因为我对于这些问题还未曾仔细研究,虽然我是很赞同顾君的意见的。我现在所要说的,是因看了胡、刘二君的文章而联想到现在研究国学的人有三件应该首先知道的事(应该首先知道的事不限于这三件,不过我现在只想到这三件罢了)。下面虽然借着胡、刘二君的文章做个例,其实和胡、刘二君所讨论的问题是没有关系的。

    哪三件事?(一)要注意前人辨伪的成绩。(二)要敢于“疑古”。(三)治古史不可存“考信于《六艺》”之见。

    (一)中国的伪书伪物很多,研究国学的第一步便是辨伪(但辨伪的工夫是常常要用着的,并不限于第一步)。前人辨订伪书伪物,有许多已有定论的,我们应该首先知道,一则可以免被伪书伪物所欺,二则也可以省却自己辨订的工夫。但现在研究国学的人太不注意这事了,所以常要误认已有定论的伪书伪物为真书真物。如胡堇人君相信峋嵝碑真是夏代之物便是一例。他不知道这是杨慎造的假古董。一般讲历史的人相信明人假造的《竹书纪年》为汲冢旧物;讲文学的人相信东晋伪古文《尚书》中的《五子之歌》真是夏代之诗;……都和胡君犯着同样的毛病。我以为胡应麟的《四部正讹》、姚际恒的《古今伪书考》、阎若璩的《尚书古文疏证》、孙志祖的《家语疏证》、崔述的《考信录》、康有为的《伪经考》、王国维的《今本竹书纪年疏证》等等辨伪的名著,都是研究国学的人应该先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