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人大考古合作发掘项目荣获“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发布者:历史学院 发布时间:2019-03-30 11:48:00 阅读量: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被媒体称为“中国考古界的奥斯卡奖”。2019年3月29日上午11点整,在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宣布了“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名单。十项新发现涵盖了2018年全国各地从旧石器至明清的重大考古发掘成果,按时代早晚依次为:广东英德青塘遗址、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延安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遗址、山西闻喜酒务头商代墓地、陕西澄城刘家洼东周遗址、江苏张家港黄泗浦遗址、河北张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辽宁庄河海域甲午沉舰遗址(经远舰)水下考古调查。

     其中,新疆尼勒克县吉仁台沟口遗址由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发掘。中国人民大学考古队由历史学院考古文博系韩建业教授带队,先后有7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参与,自2018年5月至10月连续奋战在考古发掘的第一现场,田野发掘结束后接着参与资料整理工作。他们发扬人大考古勇往直前的精神,不畏酷暑严寒,工作精益求精,终于揭露出了惊艳世人的考古发现,圆满完成了2018年度的工作任务。人大考古合作项目上榜“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是对人大考古工作的肯定,也是人大考古坚持“立足北方、重视西域”的学科方向,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构想的重要举措。

     新疆尼勒克县吉仁台沟口遗址,是一处面积约10万平方米,兼有居址、高台、墓地的畜牧人群的大型聚落遗址。经过2015、2016、2018三年的考古调查、发掘和研究,发现该遗址经历了铜石并用时代、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三个大的阶段。此前新疆史前考古基本都是对墓葬的发掘,近些年虽然在天山地区有了一些聚落遗址的发掘,但文化堆积都很薄,像吉仁台沟口遗址这样文化堆积厚达两三米的史前遗址的发掘,在新疆尚属首次,在整个欧亚草原也难得一见。作为主体的青铜时代晚期遗存距今约3600-3000年,包括台地上的居住区和沟口的高台区两部分。居住区发现房屋37座,各类遗物1000余件(套),还有大量马、牛、羊等动物骨骼和各种农作物遗存。收获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第一,青铜时代晚期遗存可分为三期,与周围地区的安德罗诺沃文化、伊尔曼文化等关系密切而又自具特色,完善了新疆史前文化谱系。第二,房屋从早到晚越来越小而简陋,清楚地揭示了从较为稳定的畜牧经济向游牧经济的转变过程;近400平方米的大型房屋,1万余平方米的石砌高台,彰显出该遗址的中心聚落性质。第三,与青铜冶铸有关的坩埚、范、炼渣、铜矿石等的较多发现,首次建立了新疆史前时期青铜冶铸的完整证据链。第四,大量煤坑、煤炭、煤灰、煤渣、煤矸石等的发现,使其成为世界上最早大量使用燃煤的遗址,在人类能源利用史上意义重大。第五,浮选出的大量碳化黍粟和少量大麦、小麦,证明伊犁河流域是史前时期黍粟西传和麦类东传的重要节点。


图一  吉仁台沟口遗址考古队合照


图二  考古文博系主任魏坚教授到发掘工地慰问指导


图三  人大考古队合影


图四  吉仁台沟口遗址俯瞰


图五  吉仁台沟口遗址大型房址


图六  出土的陶器


图七  出土的青铜器


图八  铸造青铜器的范和半成品


图九  灶及煤炭遗存


图十  房址中出土的碳化黍


图十一  遗址附近煤矿调查


图十二  采集古人类DNA样品


图十三  清理灰坑


图十四  现场测绘


图十五  “十大”领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