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我院杨念群教授受邀参加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五四运动百年纪念国际学术研讨会”

发布者:历史学院 发布时间:2019-04-08 22:00:00 阅读量: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孙伶俐):

     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近日举行了五四运动百年纪念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以色列、中国、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专家学者围绕五四运动对中国以及日本、印度等亚洲国家产生的影响做了深入交流和探讨。

 
    在为期两天的学术研讨会上,与会学者思路开阔,讨论了五四运动的各个方面,包括中国普通话的普及问题,中国的注音字母问题,女性主义问题,中国和日本、印度以及西方其他国家的关系问题,鲁迅的文学及鲁迅生活轨迹的转变,五四时期的其他思潮等等,给人以启发,使人们对五四运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外方院长郭志松表示,五四运动在语言、思想等方面都对中国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我们讨论五四运动的意义就在于要尽量理解现代中国发生了什么,这不仅和现在有关,也和历史有关,五四运动是崭新的中国的开端。在我们的会议上,你可以看到很多的想法、模式在1919年、1920年就有了,即使过去了100年,到现在仍然适用。”

     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吴洋表示,五四运动虽然已经过去100年了,但是从国际化的视角看待五四运动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五四运动需要被重新审视。吴洋说,五四运动是现代文化的一个重要起点,给中国的传统学术和思想一个新生的机会,“尤其是对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来说,大家都开始关注传统文化,关注民国时期的学术,我们想通过这个学术会议能不能给大家一些新的思考。一些海外的学者也来从其他的角度讨论,看五四运动是不是对今天的社会依然有启发作用,我们如何对待我们现有的文化,现有的这种文化复兴和五四运动倡导的文化复兴是不是能继续接轨,是不是能让中国文化在现在这个新的时代继续向前发展。我们是不是可以有更广阔的视野,中国文化怎么样能和西方文化更好地结合在一起,我们怎么去继承我们的文化传统,让我们的传统文化能够为世界所接受,或者有一个平台,让我们和世界的其他学者对话。五四运动的话题对我们来说永远都是新的,因为它的面向太多了,我们可以从各个角度去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杨念群教授是第一次参加五四运动的国际研讨会。他表示,国际会议讨论的议题范围更广,不仅涉及到中国,还有同一时代的埃及、印度等国家的对比,使五四运动这一议题具有国际化的视野,更加多元化,“我觉得五四运动不应该只被看作是一场政治运动,比如拒绝巴黎和会签字、反抗西方侵略等,而应该把它看得更广泛一点,比如它是一场文化运动,为我们现代文化发生和发展奠定基础的一场文化运动,而且出现了很多具有国际视野的大师级的人物、文化巨人,五四这个意义还是很重大的。还有从全球的角度看,五四也是一个重要的节点,也标志着和世界其他国家不同的运动能结合起来看,放在国际背景下考虑五四的意义更有意思,更加多样。”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东亚系助教哥书彦表示,五四运动是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次重要的革命,但是研究五四运动的英文书籍并不多,目前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她最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五四时期的作家都认为文学可以救国,“中国作家为什么认为现代文学特别是小说能救国?我觉得他们有自己的看法。文学怎么能救国?但是学者还不知道他们的看法是什么。大家都说,五四时期大家都以为文学能救国,但是为什么?怎么样来救国?我们还不知道。所以我对这个问题特别感兴趣。很多中国作家有大概相同的看法,就是你读一部文学作品时,你的心理会发生一些共鸣,这个共鸣就会影响你,让你成为一个革命者。”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洁宇表示,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开端,没有白话文的提倡就没有现代文学,“我们的现代文学在两个意义上表现出来:一个是形式上,用白话代替了古文,代替了文言文,这是全面的革命性的变化;还有一个是从精神和内容上,就是鲁迅说的人的文学,以前都是帝王将相或者神话之类的,真正关注到人这是第一次,当然这背后有很多思想史的背景,但是从文学的角度去关注人,个人的出现是从新文化运动后开始的。五四运动等于开创了一个新文学的传统,既是活的文字,我们口语的、现代生活的经验的表达,还有就是人的文学的价值。”

原文转载自《国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