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学刊与丛书 > 学术丛书 > 新史学&多元对话系列 > 正文

梁其姿:面对疾病——传统中国社会的医疗观念与组织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11-16 01:03 阅读量:


 

出版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第1版(2012年1月1日)

内容简介

     《新史学·多元对话系列·面对疾病:传统中国社会的医疗观念与组织》凝结了著者近二十年来近世医疗社会史研究的心得,侧重考察医学知识的建构与传播、医疗制度与资源的发展、疾病观念的变化与社会的关系。著者跳出传统的医史研究,试图发掘医疗史与近世中国社会和文化息息相关的历史。由于医学知识的传播,不同社会阶层所获得的医疗资源也相当丰富,其中女性作为医疗者的角色不容忽视。此外,明清以来国人对各类疾病与疗法的观念也随着上述的变化而改变。近世中国医疗史所呈现的社会理性,与近代西方所呈现者并不相同,中西医的相遇与融合,激荡出色彩纷呈的社会文化意涵。这一融合的过程,至今依然在持续。

媒体评论
     如果年轻的学者能掌握更多有利的分析工具、史料,坚持地走下去,未来的医疗史研究就可建立在更深厚的描写与分析上,逐步向更高的层次、更广的范围发展。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一天找到医疗史的真正活力所在,也才能更全面地了解古近代的中国文明。那时,研究其他文明医疗史的学者,也不得不参考中国医疗史的著作。相信有一天,中国医疗史会真正从“过去的另类”成为“未来的主流”。  

  中研院院士香港大学人文社会研究所所长兼讲座教授梁其姿


作者简介
     梁其姿,香港大学历史系学士,法国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历史学博士。1982至2008年任职台北中研院,曾先后任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台湾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授。2008至2010年任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讲座教授,2011年起任香港大学人文社会研究所所长兼讲座教授,2010年被选为中研院人文组院士。早年研究明清慈善组织,著有《施善与教化》(1997)一书。近年专注于医疗史,著有《中国麻风病史》(英文,12009)一书,并主编《女性与医疗》(英文,12006)、《东亚华人社会近代健康与卫生史》(英文,12010)等。

目录

《面对疾病--传统中国社会的医疗观念与组织》

第一编医学知识的建构与传播

第一章宋代至明代的医学
一、宋金元时期的医学传统
二、传承体系

第二章明清中国的医学入门与普及化
一、导论
二、明代的医学入门书:儒医模式
三、清代的医学入门书:实用取向
四、方便习医:赋与歌诀
五、专业化与普及化
六、结论

第三章明清预防天花措施之演变
一、人痘接种的发展
二、清代的防痘政策
三、牛痘法的发展及传人中国
四、结论第四章十九世纪广州的牛痘接种业
一、引言
二、痘师
三、商人、传教士和官僚
四、广州对牛痘的接纳
五、结论

第五章医疗史与中国“现代性”问题
一、引言
二、中国医学知识体系与医疗卫生体系的“近[现)代化”
三、医学在近代西方历史中的意义
四、从中国医疗制史重新思考中国近代性问题
五、结论第二编医疗制度与资源的发展

第六章宋元明的地方医疗资源初探
一、有关地方医生之政策
二、药物资源
三、地方医疗组织
四、结论

第七章明清时期的医药组织: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官立和私立医药机构
一、国家卫生政策
二、晚明和清时期的民间医学慈善团体
三、医生、国家和社会
四、结语

第八章明代社会中的医药
一、前言
二、明代的医学传统
三、医者的训练
四、药物供应
五、新疾病、健康与医学

第九章前近代中国的女性医疗从业者
一、有关“三姑六婆”论述之演变
二、女医角色的改变
三、对女医的控制
四,结论第三编疾病的观念

第十章疾病与方土之关系:元至清间医界的看法
一、《内经》的术数方土观与元以后的转变
二、方土、疾病与疗法
三、结论

第十一章中国麻风病概念演变的历史
一、上古至东晋时代的“大风”与“疠/癞”疾
二、隋唐时代
三、宋辽金元时代
四、明清时代
五、结论

第十二章麻风隔离与近代中国
一、清末民初间麻风病患的隔离
二、推动隔离运动积极分子的看法
三、被遗忘的传统
四、结论
4/面对疾病  传统中国社会的医疗观念与组织

第十三章从癞病史看中国史的特色
一、前言
二、麻风病在当今生物医学上的意义
三、麻风病在19世纪全球化论述中的意义及中国的角色
四、中国传统医学论述中的“疠/癞”及患者的社会形象
五、结论

书摘

     如果高贵之家十之八九的幼儿在18世纪都种痘,那么一般百姓受惠的情况又如何呢?朱纯嘏在18世纪初就提及适用于“穷乡僻壤”的“旱苗法”,而《医宗金鉴》也说旱苗法是最普及的用法。因此,一般人应该有受接种的机会。但是从一些晚至19世纪的种痘专书看来,种痘法主要仍是“秘传”的,而且贮苗等技术方面有一定的困难,恐怕在当时并不是一项便宜的技术。因此,普及的程度就相当难以估计了。按作者、年份均不详,但相信是19世纪上半期的儿科专书《儿科醒》所言,“第迩来能种之子,皆有力之家,单寒之儿,犹然自出……”,在凡例中又写着:“有力之家,固知早种,而单寒之子,欲种弗能。……”但是在同时,民间的善堂亦已开始注意为幼童种痘:“……今喜博爱堂诸君子,发心择请种师,并饮助衣食,广为贫家儿女种痘,洵慈幼之盛举也。……”但博爱堂在何方的确是难以确定的。按笔者所曾研究过的江南地区的善堂,很少有以“博爱”为名者,只有扬州府甘泉县邵伯镇在1807年成立的一所叫“博爱堂”,当然这个博爱堂在江南地区以外也大有可能。不过,扬州地区的不少士绅早就肯定种痘的价值(如上述的焦循、李斗),扬州府也是第一个育婴堂成立的地方,当地绅商对拯救幼儿生命很早(明末)便不遗余力,因此,这个博爱堂是《儿科醒》所指的那一所也有不可忽略的可能性。施种人痘时间约在1807年至1840年,因为在这之后,是太平天国战乱,战乱后,西方的牛痘术已大规模进入江南,牛痘局普遍成立。